你知道嗎?這就是等了足足20年的《新金庸群俠傳》試作型
October 4, 2016
銀河土拔鼠 (551 articles)
Share

你知道嗎?這就是等了足足20年的《新金庸群俠傳》試作型

對於經過武俠小說最輝煌時光的70-80後的華人來說,金庸、古龍、黃易、梁羽生都是難以淡忘的名字。加上電視劇的薰陶下,當中就以金庸最為香港人所熟知。在1996年的夏天,由河洛工作室開發,一款名為《金庸群俠傳》的遊戲面世,運行在Window3.5系統的DOS程式之中,猶記得當年年不過十的小編,看著黑漆漆的螢幕,閃過一串串無法看懂的英數字後,所出現的另一個神秘世界,教人興奮雀躍。


【這就是20年後的金群】

20年前《金庸群俠傳》所帶來的玩法與感覺,可以用後不見來者去形容(原因在此不作細究,亦非本篇要旨)。如果你有玩過《金群》的話,就很明白當中最吸引的地方,就是那種自由探索世界的魅力,以及用金庸筆下的魅力角色自行組成隊伍,無論正邪善惡都能招為隊友。

p

無可否認,招募隊友然後透過他們去開啟劇情是《金群》最有魅力的地方

201096171524

《金群》可以說是最早期玩開放世界遊戲的國產遊戲

而夾在《金庸群俠傳》與《武林群俠傳(後因版權在大宇SoftStar手上而被逼更名為俠客風雲傳)》之中的《俠客風雲前傳》,正正是希望從中取回一個平衡點 – 將《金群》的探索玩法與《武林》的育成二合為一。由此,促成了《俠前》的誕生以及進一步為《新金群》進行測試與調整。

團隊的自行構成,在平衡上以及特色上有沒有可以強化的地方呢?是杠集一個很重要的調試位

團隊的自行構成,在平衡上以及特色上有沒有可以強化的地方呢?是杠集一個很重要的調試位

saohr-logo-eng%ef%bc%91%ef%bc%92%ef%bc%93%ef%bc%91%ef%bc%92%ef%bc%93

隊友的育成是回歸《金群》一個很重要的元素,現階段的試作品味道太濃,因為角色的天賦特色不夠豐富,武學種類以及策略性略嫌太低

大地圖自由探索,如果做到真正的無縫需要花費多少時間呢?

大地圖自由探索,如果做到真正的無縫需要花費多少時間呢?


【將系列世界觀銜接】

玩過《金群》都知道,那是一個完全架空並且將不同時空的金庸角色拉在一起的世界,而《武林》則是建立在《金群》結局百餘年後的故事,後起之秀紛紛追逐著《金群》主角小蝦米的足跡。而在這懸空的百餘年間,金庸武學來到《武林群俠傳》中可能因為版權問題,而以「大多失傳」為理由而出現變異及自成一格的情況,以致最後除了「小蝦米」三字之外,皆與金庸並無關係。

本傳中有很多故事沒有交待好,包括伽樓羅任天翔,修羅未離與神鵰俠侶後人楊雨楓的三角關係。但在前傳完整交待了

本傳中有很多故事沒有交待好,包括伽樓羅任天翔,修羅未離與神鵰俠侶後人楊雨楓的三角關係。但在前傳完整交待了

經歷解散又重組的河洛工作室,早在新武林《俠客風雲傳》推出前就講過,將會為大家帶來全新的《金庸群俠傳》,然而直接復刻將系統全數照搬未免突兀,河洛現時的開發水平亦未踏入國際水平的門檻。貿然復刻就算搞定版權問題,遊戲與素未免太過低下,而20後的今天所推出的《俠客風雲前傳》正正是為了融合系列所有玩法的一種嘗試,除了是為了對自身開發團隊的內在提高,亦是向市場投石問路,到底《金群》式的開放世界玩法仍是否廣被接受。

無可否認的,人物建模比幾年前的網遊更差

無可否認的,人物建模比幾年前的網遊更差

不能轉視角的戰鬥以及沒有太多特效的招式令人很苦惱

不能轉視角的戰鬥以及沒有太多特效的招式令人很苦惱


【滿滿的金庸足跡】

既說是「銜接」的一集,自然是處處可見《金群》與《武林》的味道。首先武林中的角色都會釋數登場,作為前傳當然以年輕造型示人。不過更多的卻是來自金庸背景的名物,雖然同樣是關於版權的問題,即使提到令狐沖、郭襄等人,亦不會直呼其名,只會以「令狐祖師爺、聖姑、古墓派後人、峨嵋祖爺婆婆」等字眼去一言蔽之。

西狂的「黯然銷魂掌」出現了

西狂的「黯然銷魂掌」出現了

tree-of-savior-english-ver

各式金庸名物都有出現

雖然如此,《前傳》卻是很好地將金庸故事引導到這個格空的世界觀中。即使你玩過了本傳《武林》,亦不會察覺到原來當中的鑄劍山莊,是由令狐沖與任盈盈所創立,二人琴劍相依留下了任家子孫,於《武林》中的新角色任劍南便是二人之後,鑄劍山莊亦留下了沖靈劍法最後一招「同生共死」的線索。當然,這只是其中一部份的內容,實在太多未能盡錄。

沖靈劍法最後一招「同生共死」之謎,鑄劍山莊家傳內功「滄海一笑」,相當之露骨

沖靈劍法最後一招「同生共死」之謎,鑄劍山莊家傳內功「滄海一笑」,相當之露骨


【掙脫既定結局的平行時空】

《俠客前傳》站在今日的國產遊戲叢中,可以說相當尷尬。因為「前傳」二字其實被某兩個情壞仙魔劍俠遊戲玩壞了,很多玩家一看到「前傳」兩字就卻步,甚至先入為主地認為結局早已既定,何必浪費時間。不過《俠前》最有趣的一點是,在遊戲之中藉著原創角色的口中向玩家下了封挑戰書,開發團隊透過一直扮演上帝視野去書寫武林群俠事的「徐子易」一角說道:

screenshot_1215

接回本傳的結局路線,偏偏就是在最初一戰中於弦劍山莊敗陣下來,谷荊二人打道回逍遙谷苦練三年。從未延伸過的前傳即為本傳既定路線,前傳故事一但展開便是平行時空,想法離經叛道有趣至極。


【滿滿的動漫電影梗】

玩河洛的遊戲,還是看盡開發團隊的喜好與取向。小編個人認為,一個好的故事劇情,可以將開發者的宇宙觀放入其中,同時不影響到主體脈絡的完整性。在本傳《武林》以及《俠客前傳》兩隻遊戲之中,開始加入了很多為人所熟知的"梗",本傳中最知名的鹹魚尚方寶劍以及賣秘笈的乞兒,而在《前傳》中更是進一步放入《全職獵人》的蜘蛛旅團、馬路撞車詐騙黨、人肉叉燒包、《西遊仙履奇緣》最後的豆腐西施與狀元郎等。但是如此一來,最後又令自己本身的原創部份減弱,無法保持《武林》中原創有趣彩蛋的水準。

0209539zm3ttnelc21oojo%ef%bc%91

分別是來自《遊戲王》、《鹿鼎記2》以及《功夫》的梗

《全職獵人》蜘蛛旅團的「信長」&「窩金」

《全職獵人》蜘蛛旅團的「信長」&「窩金」

攔車騙徒黨

攔車騙徒黨


【新金庸群俠傳降臨前奏】

《俠客前傳》所存在的意義,其實就是作為《新金群》的試作品。雖然說在1996年的《金群》中,已經開始了開放式世界以及自由探索的玩法,但《前傳》更為銳意地嘗試融入《Elder Scrolls》以及《Fallout》一型的細微設計,繼而打造出河洛專屬的開放式世界玩法。顯然,作為一個試作品《前傳》有著很多不完善的地方,比方說主線與支線雖然成功混為一體,但有種剪不斷理還亂的感覺,主線的存在感極度薄弱,但支線的出現又鮮受主線所影響,如能做到環環相扣共同推進將會有助玩家完成遊戲。

《新金群》的推出,其實早早在2015年已經由官方所確認。雖然在《俠客》本傳中,有出現過疑似金庸角色以及小蝦米的身影,但是完食後仍然覺得金群尚遠。不過在《前傳》裡,九陽神功、九陰真經等經典武學的出現,以及露骨地將原創角色與金庸群俠拉上關係,形同一支強心針般打到Fans的身上。

213123123123讓我們一同熱烈期待《新金庸群俠傳》的誕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