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異聞錄】戰國的男男秘史─信長與蘭丸的五十度色戒
May 24, 2016
猿人見叄 (139 articles)
Share

【戰國異聞錄】戰國的男男秘史─信長與蘭丸的五十度色戒

「時空之門」就已經上架和大家見面,見叄一直都抽到龍,反而管理猿他們一直抽到日本戰國武士或者妖魔鬼怪。不過一說日本戰國武士很多人都會想起織田信長,想起信長也很自然會想起他和森蘭丸的HeHe史。也令見叄想執筆一寫他們二人的風流史。

日本男男之事在明治前是十分普遍。

日本男男之事在明治前是十分普遍。

 

日本也是將這對男男也玩得出神入化。

日本也是將這對男男也玩得出神入化。

【於本能寺共赴黃泉】

1582年本能寺事變,織田信長被明智光秀背叛,明智家軍圍攻本能寺,為了突破重圍,身邊一眾家臣與光秀苦戰。然而敵眾我寡,信長兄弟兒子們皆在伏擊下一一死亡,最後信長也在本能寺之中切腹自盡。然而最奇怪的是,森蘭丸沒有與其他家臣一樣,死在明智軍的手下,而是在信長身邊一齊切腹,與主子「殉情」。見叄要說的不是森蘭丸沒有盡力保主戰死於戰場,而是當大家在外戰鬥時,森蘭丸在旁「侍主」。可見森蘭丸在信長公心目中的地位非一般簡單。

本能寺之變之森蘭丸護主

本能寺之變中,有後世流傳「森蘭丸的護主圖」,但點解行得比主子更後……?

 【流行於戰國的小姓文化】

在日本戰國時代,流行著一種很異端的文化,就是絕大多數的大名身邊,都會帶上一名職位稱為「小姓」的侍童。他們一般的工作,都是在大名會見訪客或者在一般上班時間時持劍在旁擔當護衛,而更多時職責就是照顧大名的起居日常,包括倒茶喂飯、陪讀待客等。所以即使是上述提到的平能寺事變,森蘭丸都是長伴在信長之側。然而,在戰國時代中因為長年都處於戰爭的關係,不會有大名帶著女人上戰場的,而當你每日每夜都對著一個舉止行為都如同女人一般的小童,在你身邊為你打點一切的時候,萌生一種微妙的「戀童傾向」也是一種人之常情吧?

雖然說來說去都有種推測的意味,不過當你去深究這個「hehe」的問題時,很容易就會看到一個新的名詞 – 「眾道」。根據Wiki的講解,「眾道」眾道日本男同性戀關係或武士關係的一部份。「眾道」一詞是「若眾道」(わかしゅどう)的縮寫,別名「若道」(じゃくどうにゃくどう)或「若色」(じゃくしょく),在日本風俗研究學家岩田準一的《本朝男色考 男色文獻書志》便有提到「HEHE文化」早在戰國已經萌生,甚至有部份大名的小姓會取代「女性」滿足大名在戰場上久未嚐過女色的義務

【天仙下凡國色美男】

自稱為第六天魔王,人魔合一的織田信長是一名赤裸裸的外貌協會會員。作為信長的歷代小姓,第一條件必須是當時一等一的美男子,這點在人老珠黃然後轉成武士的前田利家,森可長身上經已可以驗證。而作為森可長的反代,被後人廣稱為「戰國第一美女」的森蘭丸,其美貌已經無須見參再三形容。森可長死後,第六天魔王自然不會虧待舊部的家人,然而看到美貌如斯的森蘭丸,自然也是無寶不落地將他納為「小姓」。然而當時的審美觀與口味,是否又會被被大家接受到呢?見叄就不得而知了。

 

嗯,美男子

在今時今日的遊戲中,又怎願意放過森蘭丸這好題材。就算不是偽娘,也一定是扶他

【成人禮剃頭被拒】

以日本戰國為題材的遊戲很多。但大家有沒有留意到,在《戰國無雙》系列中,森蘭丸和一般的日本來武士很不一樣?答案是頭髮很多。正常日本武士在十三歲就要進行成人禮,必須把頭髮剃成月代頭,也就是我們常常看到的武士髮型。但森蘭丸十三歲時並沒有行成人禮,原因是信長強行制止森蘭丸剃頭。這一點令見參肯肯定信長公是想將蘭丸獨佔,將他成為一個不長大的寶寶(驚!)。而根據野史記載,正是因為信長對森蘭丸的長髮愛不惜手,因此下令禁止森蘭丸元服,由此可見信長公已經被森蘭丸的「美貌」吸引到不能自拔的地步。

的而且確頭髮很多。

頭髮的而且確很多……

光榮在做森蘭丸時,可見頭髮真的比柴田勝力多好多。

將森蘭丸和柴田勝家進行比較,就明顯得多。可見在日本戰國時代,武士的頭髮決定了菊花的命運

【細心入微由生愛憐】

在「金句王」織田信長的語錄中曾經講過:「只有樣子的花瓶就跟垃圾一樣沒有用。」然而森蘭丸不是一般的花瓶,先不說他內政事務處理得盡善盡美,其細心度也是為信長公所喜愛。話說有一次信長公剪指甲,剪完後信長將指甲倒在扇上命森蘭丸掉了它們,然而小心眼的森蘭丸卻發現有一隻指甲不見了,於是找了很久,直到發現最後一隻指甲後才拿去掉,信長公見此滿意到不得了,並說:「さすがお蘭、わしのことをよくわかっておる(不愧為我的小蘭呀,對於我的事一清二楚)」相信各猿友的另一半也沒有細到這樣吧,閣下當然可以命自己男/女朋友做這樣的事,不過後果自負了。

【小姓男寵文化起源】

關於戰場上的男男相愛,在西方的斯巴達戰士軍團也有一說,據稱為了提高軍士戰場上的戰鬥力,唯有提高他們之間的「愛」,以保護愛人之心去拼死作戰才能有效地增加戰鬥力。這一點,在氏家幹人的書《武士道とエロス》中亦有提及過。然而,日本的同性戀(以及戀童癖)並不是這麼單純的事情,而是與「佛教」融合有關。

自佛教於唐代東渡日本後,佛教不斷地在日本宣教,而一些佛教的教條也慢慢深入了古代日本人的腦中,如「諸行無常」、「戒色」等等,並且在佛經中雖寫明女人的月經是污穢的東西,因此造成了一種女性階級進一步下降的情況。但有趣的是,日本傳統的神道教因為是很多諸神的混合體,有一些神明對「性」事又顯得相當開放,當佛教與神道教融合之下,信奉宗教的人又會在當中存在著不少「自我的闡釋」,明文禁止女色的佛教卻沒有禁止到「HEHE」的存在。久而久之,因此在日本古代寺院中,就有和尚蓄養「稚兒」,以解決生理上的需要。(這個理由是啥小,明明就是兒童色情。)

而「男同性戀」一事,在鐮倉時期乃至戰國開初本是王室、貴族和僧侶才可以擁有的社會專利。但隨著戰國的局面打開,王室沒落而令這種風氣慢慢轉向到武家(即戰國大名)之上,有意入主大將軍之位的眾大名便紛紛培養起自己的「小姓」一嚐王室的滋味。因此在戰國時代,「HEHE」在武家出現是十分平常,例如上杉景勝和直江兼續、川家康和井伊直政、浦上宗景和喜田直家等等。加上經常要每年有大大小小不同的戰爭,戰場上不允許女性的出現,令到「HEHE」的需求有增無減。直至明治維新才被立法禁止。

不要以為左邊是女,其實他也是男來的。

不要以為左邊是女,其實他也是男來的。

小朋友不要看太多。

小朋友不要看太多。

後記 – 織田信長&明智光秀
【戀臣斷袖因愛成恨】

信長也在不同場合寵愛森蘭丸,甚至向各自己的家臣和其他大名面前稱讚他,並稱他為能三樣能引以為傲的物品的其中之一。不過由於得到寵愛令到家臣明智光秀深感不滿;在正史之中,征服武田家後,明智光秀因為失言之下,信長公在眾目睽睽令森蘭丸用鐵扇痛打光秀,對於被侍童打的光秀感到被羞辱,此事也令光秀懷恨在心。在野史之中,明智光秀在信長公的宴會中作客,不過在用餐時光秀不知不覺筷子掉下而久久不發覺;心思細密的森蘭丸看到這事的發生並向信長告密光秀不知道企圖什麼,信長公也對此事不了了之;此事傳回光秀耳中,令光秀感到不悅,兩者自此結怨日深。最後也令光秀為之憤怒一事,就是信長將光秀的領地坂本城封給森蘭丸,改封光秀於毛利家的領地,其意思是光秀要自己再攻下領地,這可以真的逼瘋了光秀了。結果在這對「HEHE」的夾攻之下,造就了「本能寺事變」;當然「本能寺事變」的原因也有很多,不能一括而論。當然野史之說真的是信不信由你了。

也有日本網友連光秀也玩弄一番。(偷情者在本能寺)

也有日本網友連光秀也玩弄一番。(偷情者在本能寺) 原址:http://file.aqua24.blog.shinobi.jp/nobumitu-4co1-01.jpg

最後光秀擁抱信長公相相燒燒死。(好淒美呀)

最後光秀擁抱信長公相相燒燒死。(好淒美呀) 原址:http://b0.rimg.tw/mikimori/7c3e0550.jpg

此文不是學術論文,歡迎交流指正。

Share to Facebook